鸭脖最新版yabo|2022卡塔尔世界杯

历史背后的历史系列21—法国比利时电影《干预》背后的

  喜欢看电影,特别是由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因为这种电影是曾经的历史, 有很强的代入感并能引起观众的思考,而且能够改编成电影的真实事件足见其所具有的意义和价值。

  自己习惯每次在观影后都会去找一些关于影片的相关资料,所以正好把影片背后的真实事件和历史罗列出来以馈读者,这个系列会不定期根据我曾经看过的影片进行更新。

  您可以把这个系列的文章看做一个观影指南也可以当做对于曾经真实事件的一个探究,反正我写是出于爱好,您看完也能增加知识。

  1976年2月3日,索马里劫持了法国军事基地子弟学校的学生班车。4日,法国国家宪兵干预队迅速反应,克服了种种困难,经过精心组织、周密部署和耐心潜伏,终于等到了有利时机,最终在短短的几分钟之内,一举将消灭殆尽,成功地解救了被劫人质,而法国国家宪兵干预队突击小分队无一伤亡。

  1976年发生了两件震惊世界的事件,最为有名的是1976年6月27日法国航空公司139航班遭巴勒斯坦人民解放阵线劫机事件(后拍成电影《火狐一号出击》,此片会在以后几期中安排)。还有一个事件在历史上并不那么出名,就是1976年2月4日法国国家宪兵干预队在吉布提营救人质行动的事件,去年也被搬上了银幕,这部影片就是今天要讲的《干预》。这部影片也是介绍法国国家宪兵干预队战例的两部影片之一(另一部《突击》下期再介绍)。

  1976年2月3日早上8时,4名索马里海岸解放阵线组织成员在当时法属阿法尔和伊萨领地首府吉布提市,劫持了一辆法国军事基地子弟学校的学生班车,车上有30名6至12岁的法国儿童。随后他们将汽车劫持到离索马里边境哨所180米远的地方,发出了最后通牒,要求法国政府同意领地马上独立,如果在36小时内得不到答复的话,他们将处死所有人质。法国政府一面派人员与进行谈判,一面派法国反恐怖突击队——国家宪兵干预队前去营救。

  事发当天,宪兵干预队队长布鲁托在法国国防部接受了任务,要求他立即率领队员出发,前去营救被劫持的儿童。另外,队长布鲁托还得知:有迹象表明,这次劫持行动得到了索马里军事当局的默许,他们可能会对营救行动造成麻烦。为了防止他们介入,法国政府已命令驻外军团的一支部队协助宪兵干预队实施营救,以对付索马里军方可能的军事干预。

  接到命令,队长布鲁托经过简短的准备后,随即率领一支由9名宪兵干预队队员组成的突击小分队,于4日0时45分乘1架改装过的DC—8运输机,秘密飞往吉布提。抵达吉布提机场后,布鲁托不顾长途飞行的疲劳,立即在机场大楼召开了一个简短的动员会,随后又在负责营救行动的布将军的指挥所里分析了当时的局势。

  为了准确地了解的情况,布鲁托又亲自进行了现地勘察,他发现:在被劫持的班车180米远的地方驻有索马里边防军,显然这次劫持行动得到丁索马里军方的默许;所有儿童全部被扣押在车上,车内不时传来儿童的哭喊声和的呵斥声。为了对付索马里军方可能的军事行动,布鲁托与法国驻外军团取得了联系,以便在必要时为突击小分队提供火力支援。

  对付这几个,对突击小分队来说是不成问题的。但让布鲁托感到棘手的是,除车上的4名外,车下还有1名。布鲁托心里十分清楚,突击队员除了对付车上4名外,还必须阻止第5名登上学生班车,一旦营救行动出现任何差错,后果将不堪设想。经过仔细的分析研究后,队长布鲁托将9名突击队员分成3个战斗小组,成三角战斗队形于拂晓时分部署在学生班车的周围。由于进行了巧妙的伪装,丝毫也没有察觉到他们的到来。

  中午时分,非洲的烈日当空高悬,突击队员纹丝不动地潜伏着,他们从巴黎出发到现在没吃一点东西、没喝一口水,以顽强的毅力坚守在自己的阵位上,耐心地等待有利时机,通过枪上的瞄准镜死死地盯着学生班车上的。布鲁托要求突击队员与他保持不间断的通信联络,只要接到所有进入狙击手视线的报告,他就下达开枪的命令,通过一次性狙击射击,用最快的速度消灭,这是确保车上人质安全的唯一办法。

  2月4日下午14时,同意给班车上的学生送饭,队长布鲁托让送饭人员在饭里放了镇定剂,以使学生处于昏睡状态,从而脱离突击队员的射击视线名学生吃完食品以后,不一会儿便都睡倒在了座位上,以为是学生们受了惊吓再加上饥饿所致,便没有在意。经过10小时的潜伏和等待之后,突击队员们终于等到了有利的时机。

  下午15时47分,队长布鲁托接到报告:所有都进入了突击队员各自的视线之中。听到这一情况后,队长布鲁托果断地下达了开火命令。当即,子弹准确无误地射向各自目标,5名应声倒下。现场顿时一片混乱,索马里边防哨兵慌忙向突击队员开火,以阻止他们接近学生班车,法国驻外军团的增援部队立即对边防哨所实施炮火还击。乘索马里边防哨兵火力被压制之机,队长布鲁托和突击队员迅速接近学校班车。然而不幸的是,一颗索马里边防哨兵射出的子弹射杀了一名小女孩,突击队员立刻进行还击,并迅速救出被劫持的儿童。

  法国国家宪兵干预队在吉布提营救军事基地子弟学校班车被劫人质的行动中,由于反应迅速、计划周密、沉着耐心,终于抓住了有利战机,一举将全部击毙,30名人质中只有1名儿童遇难,而法国国家宪兵干预队突击小分队无一伤亡。总的来看,这次人质营救行动成功有以下几个原因。

  从吉布提法国军事基地子弟学校学生班车被劫持的消息反馈到法国政府,到突击小分队登上DC—8运输机飞赴吉布提营救人质,前后不到16个小时。法国国家宪兵干预队队长布鲁托接到人质营救任务后,迅速组成由9名宪兵干预队队员组成的突击小分队,并立即登机远赴异邦实施营救。到达营救地点后,队长布鲁托又不顾长途飞行的疲劳,立即搜集有关情报和资料,到现地勘察和了解地形、敌情,制定营救作战计划,并根据营救作战任务的需要,及时与法国驻外军团取得了联系。法国国家宪兵干预队的迅速反应,为营救作战取得成功争取了时间。

  法国国家宪兵干预队这次吉布提人质营救行动之所以能够取得成功,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队长布鲁托在较短的时间内制定了详细周密的营救作战计划。这次营救作战的特殊性在于,恐怖行动得到了索马里军事当局的默许和暗中支持,事发地点在吉布提与索马里边境线一带,距离索马里边境哨所仅180米远。另外,被劫持的全部是儿童,他们在车上挡住了突击队员的射击视线,也不可能按照突击队员的口令行事,一旦贸然进攻,极有可能造成儿童伤亡。此外.车上和车下均有存在,车上车下的可以相互支援,一旦某个环节出现差错,后果将不堪设想。为了确保人质营救行动的万无一失,队长布鲁托将突击队员分组配置,选择最佳时机,采用一次性狙击齐射的战术手段,用最快的速度消灭。由于计划周密、准备充分和战术得当,从而为营救人质行动的一举成功奠定了基础。

  在这次吉布提人质营救行动中,法国国家宪兵干预队突击队员的沉着和耐心发挥了重要作用。突击队员于拂晓时被分散部署在学生班车的周围,至下午15时47分营救行动开始,突击队员在非洲烈日的炙烤下,克服了饥饿、炎热和蚊虫叮咬等困难,纹丝不动地潜伏,耐心地等待有利战机。突击队员的沉着和耐心终于等到了有利战机,当接到队长布鲁托下达开火命令后,突击队员迅速射击,一举将全部消灭,从而使这次人质营救行动圆满顺利结束。

  历史背景——二次世界大战之后,非洲各国兴起独立运动,法属索马里兰因为伊萨族和阿法尔族的对立,独立问题变得相当复杂。1967年7月5日,法国议会通过决议,将该地易名为“法属阿法尔和伊萨领地”,并给予“实际上的自治”地位。在吉布提人民争取独立斗争的日益高涨下,非洲统一组织、不结盟国家会议和联合国大会都通过了让吉布提独立的决议。1975年12月31日,法国宣布同意吉布提独立。1977年6月27日,吉布提宣告独立,正式成立吉布提共和国。

  释疑——肯定有朋友会问了,为什么在1975年法国已经同意吉布提独立的情况下,1976年还发生了此次事件?这就得从它的邻国索马里说起了,在1960年原本作为英国殖民地的索马利亚独立,宣称其对拥有当时还是法国殖民地“法属阿法尔和伊萨领地”的主权之后,便成立了索马利亚海岸解放阵线(FLCS)的游击军事组织。而在1967年,法属索马里兰正式成为法国的海外领土“法属阿法尔和伊萨领地”,当地也因为主权争议与FLCS的介入,引发多次激进的独立暴力与恐怖攻击事件,1976年初,在法国官方与索马利亚政府的冲突越演越烈的情况下,也导致1976年2月3日校车劫持事件的发生,而并非很多文章所述“法属索马里境内要求民族独立的呼声也日益高涨,而法国政府则熟视无睹。”。

  阿拉伯茶叶——片中多次出现咀嚼一种植物,他们称之为“阿拉伯茶叶”,其实此茶叶非咱们国人喝的那种茶叶,而是一种软性毒品。“‘阿拉伯茶’学名叫‘恰特草’,也被称为‘巧茶’。恰特草含有卡西酮,属于国家一类。恰特草又称“东非罂粟”,含有成瘾性精神类药物卡西酮的化学成分,之前已被联合国定为“软性毒品”。1克恰特草的依赖性潜力相当于0.0005克。

  狙击步枪——作为反恐影片,而且噱头主要是多人狙击这种战术,那就必须介绍一下片中的主角——法国FR-F1式7.62mm狙击步枪,咱们在这就不介绍该枪的具体数据,仅就它的特点和历史简单介绍一下。法国的FR-F1式狙击步枪是世界著名的狙击步枪是法国军队步兵、特种分队和反恐分队的现役装备,适用于中远距离作战。1960年代初,由于法国军队经常执行特殊战斗任务、打击重要目标,如营救人质时打击劫匪、缉私缉毒时打击走私贩毒分子,因此迫切需要有一种能够进行精确瞄准、实现首发命中的步枪,FR-F1式7.62mm狙击步枪就是在这个背景下被研制出来的。

  多人同步狙击战术——多方查证,此战术应该是法国国家宪兵干预队的首创,战术内容并不复杂,就是在针对多名的时候,每个狙击手都“承包”其中的一名,由队长确认每个狙击手的状态,在所有都处在一击必杀的情况下,队长说出“零”,然后所有队员心中默数“1、2、3”一齐开火。片中美国特工问“为什么不说开火而说零”,队长回答,因为这样队员心理不会因为“开火”这个词而有压力,可见细节做的很到位。关于法国国家宪兵干预队我们会在下期《突袭》中详尽介绍。先放一个照片让大家看看法国国家宪兵干预队的多人同步狙击训练。

  KGB(克格勃)在索马里——虽然现实中并不知道是否有KGB参与了此次事件,但历史上苏联当时确实是在支援索马里,相当于索马里是当时苏联阵营的一员。1969年,索马里发生了军事政变,将领巴雷成为了总统。作为一个小国,其必须在美国、苏联之间进行站队。索马里选择了苏联,在70年代初期,索马里向苏联主动示好,两国关系迅速拉近。苏联自然知道索马里的价值,如果苏联在索马里拥有了海军基地。那么一旦与西方爆发冲突,苏联位于索马里的海军基地可以切断西方各国的海洋运输线。因为大量的商船必须通过索马里海域,才能进入红海、苏伊士运河。因此,苏联开始在索马里建造军事基地,同时援助了索马里大量的武器。当时正处在冷战的高峰期,所以就算有KGB参与了此次事件也很正常。

  片中关于女教师,法国当地驻军没有给予法国国家宪兵干预队火力支持,还有法国政府对于事件的拖沓和愚蠢的处理方式等等,都是导演设计和杜撰的,主要是为了增加影片的冲突和矛盾,为的是更加彰显法国国家宪兵干预队在此事件中的发挥的作用和光辉的形象。

  要说此片有什么历史意义,可能非要按上什么历史意义有一些牵强附会。但片中的“多人同步狙击战术”倒是值得各国反恐部队多加研究和演练,众所周知现在都是在往集团化发展,若没有相关的处置经验,在遇到大型反恐事件时,很容易造成不必要的损失。所以和反恐的比拼就是在不断斗争中发展的。

  虽然片中并没有对索马里和法属阿法尔和伊萨领地之间的主权争议做太多深入的描述,在片中劫匪与老师的互动对话可以看出劫匪是出于政治目的,而结合当时的国际环境和历史大趋势,更加让此次事件不是一种单纯的善良与邪恶之间的较量,再加上片尾将军在祝贺队长取得的成功的时候,队长对将军的回复是“你想过死去小女孩的父母吗?你把我们当屠夫来用!”所以对于双方来说这就是一场悲剧,没有胜利者。